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11-11  


  10月28日出版的广西日报,在12版用图片新闻的形式报道:10月21日20时,忙完一天工作的龙胜各族自治县泗水乡潘内村委会主任粟胜忠像往常一样戴着电筒打理自家农田。上述图片的图说称:近年来,粟胜忠白天忙于脱贫攻坚等村内工作,只有晚上才能抽出时间干自己家的农活,为了确保工作、农活两不误,经常晚上打着电筒干农活,被当地村民称为“电筒主任”。不少网友对这一图片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亦有媒体称其摆拍。(新京报10月28日)

  在当今网络时代,尤其是在智能手机集拍摄拍照功能于一体的随手拍时代,不管在任何场景之中,也不管是谁,都可以找人或干脆自己给自己拍个写真集。当然,拍段能动的视频更是方便,随便找个社交平台一发,就能引来大家的围观,因为现在本身就是个视频时代和读图时代,似乎有图有视频就是有足够的真相。

  然而近些年来,不时有一些地方官员被网友曝料“摆拍”的事件,有的是官员到施工现场视察,有的是到田间地头指导工作。甚至还有一些官员在下基层入户慰问孤寡老人时为了宣传方便而用上了ps照片,对于图片上的离奇效果,一些网友戏称那是一幅失重状态下的漂浮照,照出的是虚浮之心,如果不是在月球,很难产生那样居高临下的高大上效果。

  因此,诸多事后的曝料也让人们明白,有图有视频不一定就是真相,因为智能手机时代,其实也是傻瓜机的随手拍时代,“摆拍”已经没有了技术门槛,想要什么样的效果,手机会给你多种选择,你只需点击其中的一个效果小样,就一切ok了,其它的一切交给手机去完成好了,保你没意见,甚至效果超出了你的想象。

  但由于时常有一些官员的“摆拍”被曝光,因此人们对“摆拍”深恶痛绝,并产生了强烈的抵触心理,不管事情的原委是怎样的,只要某个官员被技术层面认定为“摆拍”,那它所做的一切都将被人们否定,即使他付出过再大的努力,或做出过不小的成绩,只要一个“摆拍”被曝光,就会被全盘贴上弄虚作假的标签,一切都将随着那个“摆拍”付之东流。

  人们之所以厌恶官员的“摆拍”,其实是出于对弄虚作假的不可忍受,那是一种公众心理底线被触碰和被试验的感觉,因为人们对官员是信任的,而官员所表现出一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身姿体态,都应当是他们真实自然的反应。而在这种被充分信任的前提下,一些官员倒做出了“摆拍”的事,这反而是画蛇添足,适得其反。

  人们反感一些官员的“摆拍”,这是正常的心理反映,也是社会“真相法则”的必然反馈。但近些年来,人们关于官员“摆拍”的问题,似乎也产生了某种极端的倾向,即只要官员一“摆拍”,那他从道义上就不可挽回地丢掉了一切,他的全盘工作都会被认为是某种作秀,即使是看得见的硬指标工作成绩,也会被戴上炒作的帽子。

  抛开这位具体的“电筒主任”先不谈,因为他到底是不是“摆拍”还需要相关部门的权威版认定,而这里所说的是这种公众评判的社会现象以及评阅标准,而并不涉及具体固定的对象。人们对“摆拍”的反感是可以理解的,但任何事情都不能绝对化,不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甚至走向“唯照片论”的死胡同。

  对一位干部的评价,从一张照片为起点,同时也以一张照片为终点,以及最后全盘的“盖棺定论”,一切都以照片是否“摆拍”为最终的评价依据和标准,所有的评价工作都交给了照片,只要是“摆拍”那就一定不是好干部,相反,只要不是摆拍,那就一定是个好干部,这似乎就是现实的评判逻辑。

  然而,对一个官员的评价全部聚焦于照片上,四川人事考试网:2019下半年四川省考报名入口9月24日18:00截止,这种对官员考评的逻辑,其实正在带偏整体考评体系的方向和重点。对干部的考评,需要有具体点的支持,比如,“摆拍”肯定是不对的,但对“摆拍”的定义需要厘清一下,即未有实质情况发生的那就是“摆拍”;而有实质状况的发生,只是为了构图的需要而给予了一定的造型,三国杀公告:《三国杀OL》232版全服更新。那就不叫摆拍。可见,是不是“摆拍”,本质区别在于是否无中生有,而不在于技术层面的造型。

  因此,对于广西这位“电筒主任”,是否属于摆拍并不是本质问题,而本质问题在于图片配文中所称:“粟胜忠白天忙于脱贫攻坚等村内工作,只有晚上才能抽出时间干自己家的农活”。如果这个配文所说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那张照片即使是造型过的作品,那也是真实的,因为那是一种现实的发生,而不是无中生有。

  因此,这就涉及到了上级组织对一个官员考核的客观化和科学化的问题,即对干部的评价应当着眼于更大的基本面,看看他到底做了哪些硬指标工作,和软实力建设,是否既解决了眼前迫在眉睫的问题,也为长远发展做好了必要的铺垫,那些工作的质量怎么样,百姓对他的表现是否满意等,而不应只是仅凭一张照片的以点代面和一叶障目,否定了基本面的客观情况。

  所以,当地相关部门如果仅仅是将焦点放在那张照片上,本身就是一种思路上的跑偏,因为从本质上讲,干部的好与孬跟任何照片都无必然关联,只有实际工作的情况才是最终评价依据。因此,当地对于这位“电筒主任”的调查,不应以是否“摆拍”回应社会,而应当查一查看一看图片配文上的内容是否属实,这种对官员基本面的关注和评价,本身就是组织对干部考核客观化科学化的制度体现,而这,必然也是真相的所存之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